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煤市周评
湖北谋建“第五个现代煤化工基地”
(发布时间:2020-01-02   作者:匿名)

随着煤炭运输通道的成熟,以及西部环保治理费用的提高,东西部建设煤化工项目的成本差别不断缩小。基于此,坐拥水资源、区位、市场等优势的湖北荆州如何布局?

湖北省不产1吨煤炭,如今却要打造一个国家级现代煤化工基地。继内蒙古鄂尔多斯、陕西榆林、宁夏宁东,新疆准东之后,位于湖北荆州的“第五个现代煤化工基地”呼之欲出。

记者近日获悉,荆州计划用10年时间,打造完成荆州江陵绿色能源化工产业园区(下称“江陵产业园区”),总投资、总产值双双超过1500亿元。目前,该园区的建设已上升为省级战略,湖北明确支持其发展现代煤化工产业,将加快建设华中首个国家级以煤炭应急储备、配送、交易为主的区域煤炭集散中心,以煤电一体化、煤制燃料为主的“北煤南运清洁利用国家示范区”,以煤制甲醇、烯烃为主的“国家级现代煤化工基地”。

2018年,湖北全省电煤调入量、消耗量均创历史新高;今年1-10月,两项增幅分别达到24.2%、21.7%。在此基础上扩大需求,煤从哪里来?成本有多少?竞争力何在?

由煤炭“紧缺地”转为“富裕区”

早在2017年,《湖北省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出,两年之内,全域退出煤炭生产行业。一个煤炭净调入省份,为何偏偏发展以煤为主的下游产业?多位业内人士证实,机遇源自“北煤南运”大通道——浩吉铁路的开通。

“没有浩吉铁路之前,荆州是一个没有煤的城市。随着9月28日,浩吉铁路正式通车,荆州乃至整个湖北可破解用煤困局。”荆州市招商促进中心主任胡成宏介绍,浩吉铁路在荆州境内全长128公里,其位置恰好与长江黄金水道形成“十字交叉”,铁水联运综合优势突出。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煤化工专委会副秘书长王秀江也称,浩吉铁路运载能力现为2亿吨,远期可达3亿吨。满负荷运载后,将满足“两湖一江”地区的全部需求。“按照规划,荆州的年下煤量为8000万吨,除去本地消费及替代‘海进江’的2000万吨,年余量高达6000万吨。”

由煤炭紧缺地区转为富裕地区,在缓解压力的同时,也带来新的问题。“进入‘后浩吉铁路’时代,我们的重点工作相应由‘建铁路’转为‘盘煤炭’。目前,荆州本地煤炭消耗量只有800万吨/年,大量煤炭落地后怎么办?”胡成宏坦言,发展现代煤化工产业,即是机遇、也是出路。

根据《湖北省煤炭储配基地中长期规划(2011—2020)》,江陵煤炭储配基地将于明年建成,这也是国家30个重要煤炭物流节点之一。以此为基础,规划面积350平方米的江陵产业园区,涵盖物流、煤电一体化、煤化工等六大产业。“其中,既包括煤制合成氨和尿素等传统项目,也有煤制油、煤制气等战略性项目,煤制甲醇、以甲醇、烯烃为原料的精深加工产业。”胡成宏透露。

具备水资源、区位、市场等优势

用煤问题得以解决,但相比煤炭资源条件好、成本低的西部地区,荆州凭何竞争?以煤制甲醇为例,胡成宏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按照每生产1吨甲醇,用煤1.6-1.7吨计算,在煤价400元/吨的情况下,荆州煤炭成本为1105元/吨,其中包括铁路运输成本250元。相比西部地区,资源一项成本约高出425元/吨。”胡成宏表示,由于环保、安全要求趋严,“安全环保账”也应纳入其中。

一方面,煤化工项目“量水而行”,生产1吨甲醇消耗新鲜水约15吨。按照工业用水12元/吨来算,西部生产煤制甲醇的用水成本约180元/吨。而荆州年降水量充沛、过境客水丰富,吨水成本仅为0.2元左右。换言之,即便将6000万吨余量全部用于煤化工项目,年耗水量为3.6亿立方米,只占到荆州年过境水量的万分之七。此外,按照《现代煤化工建设项目环境准入条件》,煤化工项目需严格做好废水处置,该项成本在荆州仅为西部的1/10左右。

另一方面,甲醇需求多分布在南京、浙江等地。西部的煤化工产品通常经汽运、船运抵达市场,汽车运量受限、存在安全隐患,运输周期至少20天。在荆州,产品可直接顺江而下,4-5天即可到达华东,运量大、时间短,安全稳定性更高。

“综合来看,荆州的吨成本可便宜590元以上。如投资一个200万吨的煤制甲醇项目,相当于每年节约12亿元。”胡成宏称。

王秀江也表示,随着煤炭运输通道的成熟,以及西部环保治理费用的提高,东西部建设煤化工项目的成本差别不断缩小。“西部的煤炭、电力、土地等成本较低,却也面临水资源短缺、环境容量受限、远离下游市场等瓶颈。荆州水资源丰富,区位特征明显,铁水联运的成本较低,具备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独特优势。”

控制煤价、走差异化路线是关键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截至目前,由三峡集团、陕煤化联合建设的40亿立方米煤制天然气项目,已被纳入国家油气战略布局“十三五”规划,并由储备项目调整为新建项目。另有年产400万吨煤制油项目、年产360万吨的煤制甲醇并联产部分烯烃项目等,先后提上规划日程。

然而,部分人士仍提出担忧。首先,是来自煤炭成本的压力。“华中地区的煤价受运输距离、方式等影响较大,基本形成了货源地定价模式。在荆州发展煤化工,项目成本直接受到煤价影响。”一位业内人士指出,特别是浩吉铁路开通初期,运力计划尚未充分释放,80%以上煤炭调入仍靠公路或“海进江”。包括湖北在内的“两湖一江”地区,煤价跌幅有限,预计在20-30元/吨左右。如何把用煤成本,重点是运输成本降下来,是荆州面临的一大难题。

在因煤、因水、因地制宜的同时,王秀江坦言,面对海外进口产品,及国内其他大基地的冲击,荆州煤化工还面临“内外夹击”的激励竞争。“作为‘后发’地区,要看到行业竞争、地区竞争,更要做好顶层设计、走好差异化路线,避免产品饱和,陷入同质化竞争。”

上述未具名的人士进一步表示,目前来看,荆州煤化工仍延续“单打独斗”的路线。对此,可考虑与电力、石油化工等相关产业,及园区、城市建设等结合,走融合发展之路。除了化工产品,煤化工项目还伴随大量的电、热、蒸汽等副产品,可通过集约化方式,将这些产品真正用起来,实现价值最大化。

据胡成宏透露,江陵产业园区正在申报国家级战略,力争“将园区纳入国家煤炭深加工产业示范‘十四五’规划、国家现代煤化工创新布局‘十四五’规划,将作为国家第五个现代煤化工基地。”(编辑:刘超)

 关键字:湖北 煤化工基地
此文章被浏览了1361次!         新闻来源:中国能源报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

(最多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