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煤市周评
海外煤电投资 风险之中藏机遇
(发布时间:2019-10-31   作者:匿名)

近年来,许多中国企业深入拓展海外煤电市场,逐渐从工程总承包商转变为股权投资者,与此同时,在海外市场投资的长期风险也逐步出现。近日,在北京举办的“探讨中国海外煤电投资的风险和未来”活动中,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佟江桥表示,相关企业要对投资风险有足够的重视,采取多种手段化解风险。

据佟江桥介绍,就中国电力海外投资地域分布来说,中国企业参与股权投资的火电项目主要集中在南亚和东南亚国家,比如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越南、孟加拉国等,还有一些通过收购带来的火电项目,主要是华能收购的澳大利亚的OZGEN、全球电力公司(InterGen)和新加坡的大士能源。投资的已运营风电项目主要位于澳大利亚、南非、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越南、阿根廷和巴尔干地区的国家,光伏项目海外投资相对分散,在拉美、东南亚、北非和中东均有分布。

就中国海外煤电投资近年趋势而言,投资地域开始从东南亚、南亚扩展到欧洲和西亚(波黑和土耳其);投资主体拓展,从传统发电企业到工程承包商和设备公司,比如上海电气投资巴基斯坦,中国能建投资越南,中国电建投资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第三方合作的形式也出现,比如中国电建与英国上市公司环球煤炭资源公司共同拓展孟加拉国市场;融资来源基本依赖国内金融机构,等等。

佟江桥说,主要融资方式有公司融资和项目融资。

在公司融资模式下,金融机构的借款由借款方的股东(或第三方)提供担保和资产抵押,融资机构主要根据借款方和担保方的信用来为项目发放贷款,而非项目本身的收益和资产。如果融资机构是中国的银行,通常也购买中信保保险,承保贷款的本金和利息部分的还款风险。

项目融资主要靠项目运营产生的现金流作为还款来源,以项目公司的资产作为还款的担保,并运用各种协议把不同节点的风险在业主、承包商、运维商等相关方之间实现分担。项目融资更多地在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电力市场机制较成熟的国家得以应用。在主权评级较低、风险保障机制欠完善的“一带一路”国家,无追索项目融资的应用并不普遍。

海外电力市场有哪些趋势以及存在怎样的风险?佟江桥说,一是低碳化。巴黎协议目标下各国制定了碳减排计划,造成的风险有项目取消或者被压制发电小时数,融资成本上升、机组提前关停等;二是新能源成本下降。以印度为例,根据市场咨询机构伍德麦肯兹(WoodMackenzie)的报告,太阳能光伏平准化发电成本(LCOE)在2018年已降至38美元/兆瓦时,较燃煤发电低14%,风险是项目取消,电价下调等;三是市场化改革。从单一买家到大用户直供,再到逐渐由用户选择发电商,“照付不议”结合市场竞价,分布式能源的比重得以上升,造成电价、利用小时不确定的风险。此外还有额外的环保和碳成本、燃料成本、汇率波动风险等。

佟江桥也给出了一些建议,比如,在全世界能源低碳化的趋势下,很多“一带一路”国家的能源战略都纷纷转向低碳可再生能源,相当数量的“一带一路”国家具备优良的光照辐射和风力资源条件,应该大力增加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对已进行的火电投资要做环境和气候压力测试,增加对输配电网的投资,增加对分布式能源的投资等。(编辑:刘超)


 关键字:海外 煤电
此文章被浏览了682次!         新闻来源:中国贸易报